阿拉丁生化蛰伏三年再冲科创板 经销商渠道暗藏隐忧

财经

取名自童话故事主人公的阿拉丁生化,在资本市场已有三次大动作。这一次拟上市科创板,高校客户不给力,又让利经销商,给未来埋下隐忧

《投资者网》蔡俊

《一千零一夜》里,记载了一篇阿拉丁与神灯的故事。阿拉丁本是普通人,机缘巧合下,拿到了能实现任何愿望的神灯。故事的最后,他娶了公主造了宫殿,走上人生巅峰。

很多人的毕生愿望,就是造富,资本市场就是最好的神灯。

上海阿拉丁生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阿拉丁生化”)的实际控制人徐久振,以这则故事的主人公命名公司。他在资本市场三起三落,即将站在科创板发审会的大门前,接受人生又一次的审视。

两次折戟资本市场

资料显示,阿拉丁生化是一家生产试剂产品的高科技企业,产品涵盖的试剂品种,包括生物、高端化学、新材料、分析色谱等。

创始人徐久振,一直觊觎资本市场。他不断折腾,却两次折戟。

2014年,阿拉丁生化的前身,“上海晶纯生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”在新三板挂牌。为了迈出第一步,徐久振与兴全睿众、理成资产、付云峰及中时合盈等认购方签订对赌协议。

根据协议,公司2014至2016年的净利润,至少达到2305万元、2766万元、3227万元的90%。若业绩不达标,徐久振和夫人必须以持有的公司股份补偿。

这场对赌,以阿拉丁生化最终的失败收场。公司实现了前两年的目标,但临门一脚的2016年,净利润仅2022.5万元,还不到承诺3227万元的七成。不得已,徐久振和夫人补偿了认购方34.33万股。

第一次小试牛刀,徐久振就品尝了资本市场的残酷。心灰意冷下,萌生了出售公司的念头。

2016年8月,徐久振与西陇科学(002584.SZ)进行首轮收购谈判。1个月后,徐久振就在收购的框架协议上签字盖章。

然而,和谐的清风却突然转换,一场始料未及的暴风雨降临。

徐久振签字次日,西陇科学向深交所申请停牌。半年后,后者公告阿拉丁生化一再拖延项目进度,导致本次收购终止交易。

双方为此对簿公堂。西陇科学控告徐久振恶意拖延,徐久振又反诉西陇科学存在恶意磋商。

所有细节,在上海浦东法院的民事判决书中,被详尽披露。冲突的最高点,发生在2017年2月23日。

当日,西陇科学提出见面沟通,但徐久振认为应该先通过邮件,等估值基础的细节条款明确。剑拔弩张之下,后者甚至提到“影响人身安全”的字眼,拒绝出席现场。

然而,暴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。当年10月,两家公司达成和解,阿拉丁生化股东返还定金2000万元及相关费用,后续再无风波。

蛰伏三年又遇考验

《一千零一夜》里,阿拉丁拿神灯并非一帆风顺。为了摘下资本市场的果实,徐久振足足蛰伏三年。

今年4月28日,上交所受理了公司科创板上市申请,距离收购风波已过去三年,一切似乎重回正轨。

根据招股书,阿拉丁生化2017至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.26亿元、1.66亿元、2.09亿元,净利润实现3196.5万元、5341.54万元、6369万元。

然而,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,可能又会打乱公司的阵脚。

根据招股书,阿拉丁生化试剂产品广泛应用于高校、科研院。公司声称,客户群体已覆盖全部985工程大学、90%以上211工程大学。

2017至2019年,中国科学院出现在了公司前五大客户名单中,采购量分别为526.43万元、686.38万元、641.34万元,表现一直稳定。

命运似乎总在临门一脚,给徐久振考验。新三板对赌协议,在最后一年业绩滑铁卢;渴求上市公司收购,因估值原因发生争执;这一次,因为疫情原因,各大高校的复课时间一再推迟,能否按时采购成了悬案。一旦交易无法完成,将对阿拉丁生化的业绩产生一定影响。

《投资者网》就高校的采购问题向公司进行求证核实,截至5月8日,对方尚未置评。

唯一欣慰的是,阿拉丁生化两年前开始把销售渠道的重心,扑在了经销商,但航行的道路上又暗礁隐现。

经销商占比不断提升

根据招股书,公司全部采用线上销售,平台就是自己的网站:www.aladdin-e.com。

这种把试剂放到网络兜售的做法,国际上早有先例。Sigma-Aldrich、ThermoFisher等两家业界大佬,就是自建电子平台销售产品。线上线下通过整合,形成“线上订单—线下生产—线上销售—线下物流”的商业闭环。

但试剂的单笔采购金额小,且国内90%以上市场份额被外资企业控制。想做大业绩,只能走账经销商。

招股书显示,2017至2019年公司直销的比重分别为76.83%、68.49%、63.89%,呈现连续下滑的趋势。相反,2017年至2019年,经销比重依次为23.17%、31.51%、36.11%,呈梯度式上升。

2019年度前五大客户的头两位,就是两家经销商。上海百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百舜生物”)、北京伊诺凯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北京伊诺凯”),各自贡献1349.43万元、1333.61万元,占比营业收入6.64%、6.56%。

百舜生物、北京伊诺凯的线上渠道,分别为百化商城、伊诺凯。两家平台的首页,在化学试剂一栏里,都显著放有阿拉丁生化的产品。

然而,经销商比重不断扩大的背后,源于阿拉丁生化给了不少让利,比如回款周期等方面。

招股书明确指出,公司线上交易完全由订单驱动,经销商一般不进行备货,产品通过物流交付给经销商或指定客户,验收无误后,即完成商品所有权的转移。

这个过程,有一点含糊其辞。商品所有权的转移,是以货物验收为标准,而非实际打款,但经销商的订单金额却已计入公司收入。如同先吃饭还是先买单,经销商先吃饭,但没打的款项却算进了账本。

理论上,经销商只要在平台敲打数字点击确定,就能抬升阿拉丁生化的销售收入。

最明显的佐证,2019年北京伊诺凯的应收账款大幅提升,余额276.96万元,占比14.56%。其中一组去年签订的合同,至今仍“正在履行”。

《投资者网》就经销商的回款问题向公司进行求证核实,截至5月8日,对方尚未置评。

阿拉丁故事的结尾,主人公走上人生巅峰。徐久振的人生一搏,究竟胜算几何?(思维财经出品)■

标签: 隐忧 阿拉丁 蛰伏